SimoR_

🌸「樱井翔&松本润」💜

「翔润sj」来不及

#虐向(?)平淡(√)

#樱井翔x松本润

#文笔渣,仅娱乐(ง •̀_•́)ง

#喜欢的话请点关注或者给我你的小心心

0.

来不及。

1.

松本润自己也忘了是怎么和樱井翔混在一起的,眼前这个大口大口啃着咖喱面包的人确实是他最好的朋友。

“啊嘞,又是自己做的吗?”樱井翔从松本润手中的便当盒里抓起一块玉子烧放进了嘴里,“超超超超超好吃的,润,以后开个店吧,我保证每天都去。”

松本润白了樱井翔一眼,樱井翔笑了笑,伸出手接过松本润递来的湿纸巾,擦完手后又拿起了一个饭团。

松本润看着樱井翔,不禁笑了起来。“你笑什么?”松本润收起了笑容,“哪有,我只是笑你的吃相太难看。”

“有吗?算了,能吃到好吃的就不和你计较了。明天我想吃蛋包饭。”

松本润没有理他,戴上了耳机。樱井翔自然的取下了松本润右耳的耳机,塞进了自己的左耳。

天很蓝,云很白,歌很轻,第二天的饭盒一打开,里面装的是蛋包饭。

2.

两个人逃课时经常会去学校附近的一家Live house,店里白天几乎没什么客人,一人一杯薄荷苏打,便可以闲坐很久。

樱井翔经常一时兴起把松本润拉到舞台上的架子鼓前坐下,然后自己拿起话筒,让松本润用鼓点配合自己rap。

松本润依旧总有不耐烦的表情,可还是会拿起鼓棒。他打鼓,他唱rap,最简单的合作,最深刻的记忆。松本润不会忘记樱井翔模糊的背影和低沉的嗓音,白色校服衬衫是昏暗中唯一的颜色。

樱井翔的rap道出了他的不羁,松本润感受着这样的他,无法忘记这样的他,喜欢上了这样或者那样的樱井翔。

薄荷苏打中的冰块慢慢融化,玻璃杯壁上布满了细小的水珠。Live house里最后一个鼓点消失,两个人相视而笑。

3.

樱井翔虽然像个不良,但却成绩很好,单纯的基因影响吧。樱井翔准备考大学,因为家里人说他也该玩够了,是时候收心了。他是有青春期的躁动和反叛,当所有躁动和反叛消耗完后,樱井翔选择了平静下来,努力准备大学入学考试。

松本润知道自己天资不足,所以并不打算上大学,而是决定直接工作。他去了亲戚家的餐厅做帮厨,他喜欢料理,也擅长料理,他想开一家餐厅。

毕业典礼那天,樱井翔把相机给了同学,一把搂过松本润,将手搭在松本润的肩上,头紧紧的靠着松本润的头。两个人的毕业合影,松本润别扭的表情和樱井翔灿烂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松本润走进了空荡荡的教室,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等樱井翔,不知不觉趴在课桌上睡着了。没一会儿,樱井翔从老师办公室问完考试的事后来到了教室。他走到松本润的身边,看着松本润熟睡的模样,将一颗纽扣放进了松本润的口袋里,然后叫醒了松本润。

“才这么一会儿就睡着了,走吧。”松本润揉了揉眼睛,深刻个懒腰,跟在樱井翔的身后走出了教室。

校服的第二颗纽扣,代表着什么呢?所谓的寓意并不重要,其实它是一种心事,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。

4.

樱井翔自从上了大学后就整日泡在图书馆里,松本润也天天在后厨里忙碌着,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不多,但每次总能聊上很久很久。

樱井翔会等到松本润工作的店打烊后去找松本润。松本润学会了樱井翔最爱的荞麦面,樱井翔每次总是能吃完一大份。还是那个大口大口吃饭的樱井翔,还是那个看着樱井翔吃饭的松本润。

“润,超超超超超好吃的!”果然还是一样的说话方式,松本润觉得这个人除了脸圆了点儿外,真的一点都没有变。

其实,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,薄荷苏打变成了柠檬烧酒,少了话筒和架子鼓,校服放在了各自家中衣柜里最深处,一件少了颗纽扣,一件多了个纽扣却没有被发现。

朋友还是朋友,只是作为朋友,樱井翔吃着松本润做的食物,松本润坐在他对面小口小口喝着柠檬烧酒。

5.

松本润用努力换来了属于自己的餐厅,餐厅不大不小,没有什么定位,就是一个可以让松本润尽情的制作美食给客人的地方。

樱井翔读完了大学,然后凭借自己的实力进了外贸企业做了财务部部长,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,会让他感到疲惫却又充实。

他们每天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,交流少了,发短信只剩下了最简单的问候。

直到一天,樱井翔下班后去了松本润店里,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,樱井翔牵着她的手把她介绍给松本润,她是樱井翔通过家里安排的相亲认识的。她叫爽子,人如其名,是个开朗的女生,在一所公立中学教英语。

松本润其实并没有多意外,可心里确空落落的,或许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两个人很般配吧。

爽子去卫生间时,松本润端着一份荞麦面走了过来,樱井翔抿了一口柠檬烧酒,“润,我应该会和她结婚。”

松本润愣了一下,把荞麦面放在了桌上,坐在了樱井翔的对面,“是吗?嗯,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。”沉默是必然的,谁都没有在说话,在爽子回到座位后,气氛才被转换。

他们离开后,松本润在收拾时看见了那碗剩下很多的荞麦面,这是樱井翔第一次没有吃完松本润做的荞麦面。

松本润给自己倒了一杯生啤,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店里,盯着一碗吃剩的荞麦面,很久很久。

6.

通过半年的交往,樱井翔确定了婚期。当收到喜帖时,松本润奇怪于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难受。喜帖内页印着两人的婚纱照。穿着纯白婚纱的爽子挽着樱井翔,脸上是幸福的笑容。樱井翔并没有看镜头,而是用温柔的眼神看着爽子,浅笑着。

松本润参加了他们的婚礼,送上了礼金。到场的高中同学都很疑惑伴郎怎么不是松本润,松本润并没有回答,不过他很庆幸樱井翔没有让他做伴郎。站在他身边见证他们的幸福,对于松本润来说,应该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吧。

夫妇二人敬酒时收到了很多的祝福,走到高中同学这一桌时,樱井翔搂着松本润的肩,像最好的朋友一样,对,朋友一样的和他喝了一杯。“翔,新婚快乐。”松本润仰头将酒喝完后送上了自己的祝福,樱井翔摸了摸他的头,“嗯。谢谢。”

婚礼很圆满的结束了,宾客们在离开时仍在感慨真是一对般配的新人和一场完美的婚礼。是的,没有人会发现,这一天,樱井翔在说“我愿意”时,看了一眼松本润,那人低着头,他看不见他的表情,就像是他也听不见他的“我愿意”。

他们把彼此藏进了最深处,那里很昏暗,却又透着一丝光亮。

7.

樱井翔的婚后生活很幸福,一切都很好。但,不知怎的,他和松本润两个人都默契的选择了不再联系,就连短信问候也被省去了。这样的默契也不知是好是坏。因为就这样陌生了很长时间,以至于无法计算有多想念。

再遇见已经是5年后的夏天,樱井夫妇带着自家儿子去新开的水上乐园时遇见了松本润,三人微笑点头打了招呼。樱井翔拍了拍儿子的小脑袋,“纯,这是松本叔叔,快叫叔叔。”

“叔叔好,我是纯,叔叔真好看,纯喜欢叔叔。”

“哈哈,叔叔也觉得纯很可爱哦。”松本润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,“来,纯,这个给你。”

正当纯准备接过糖时,跑来了一个小女孩抢过了松本润手里的糖,“不行!爸爸,这个是爸爸给小樱的专属糖果,不可以给别人。”小女孩一下子扑进了松本润的怀里。

松本润抱着自己的女儿,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给了纯,拍了一下纯的头。他的妻子也走了过来,松本润便急忙与樱井夫妇二人道别离开了。

人很多,身边的人不是他,但是他懂了,他也懂了。纯和樱,Jun和Sakura,嗯,懂了。

8.

他们在对方的人生中消失又存在着,他们的关系仍被定义为朋友。这不是樱井翔和松本润的意愿,但却没有办法去跟随着心。

其实,三个字,就能道出两个人最真实的感受,那就是——来不及。

来不及爱,来不及痛,来不及恨,来不及懂。

反正就是一个小可爱💕

N刷闲聊007😍

櫻井先生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可爱💗

补充糖分(ง •̀_•́)ง

櫻🌸

你一直都是那个最好的你。

谢谢你,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。

「翔润」无题(这是一辆黑车)

“唔……嗯……”松本润缓缓的睁开眼睛,目光缓缓的扫视着周遭的一切。

阴暗的地下室安静到只能听见隔壁卫生间传来的水滴声,以及因下意识挣扎而发出碰撞声的禁锢着手脚的银色镣铐。空气中弥漫着的都是一股清冷的气息,那是一种令人无法安心的气息,是一种可以穿透骨髓的寒冷。

松本润漂亮的双眸中透出了恐惧,眉头紧皱着,牙齿紧咬着性感的下嘴唇,回忆着。但最后清醒的记忆只停留在了放学回家时空无一人的小巷,然后口鼻被一张来自身后手帕捂住,自己便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逐渐失去了意识。只是没有想到,醒来后自己居然身处于这样一个陌生又恐怖的环境。

“咔嚓”房间的门锁被打开了,松本润看着门慢慢被打开,露出了一张自己熟悉的脸,松本润满脸诧异与惊愕,那是,那张脸属于自己朝夕相处的班主任樱井翔樱井老师。

“老师,你这是干什么呢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,可以帮我解开镣铐吗?”松本润急切的对樱井翔说着,樱井翔则不慌不忙的把手里的托盘放在门旁的桌子上,然后慢慢地走到了松本润身边,蹲了下来。捏住了松本润的下巴,将脸靠近了松本润,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松本润的右脸颊和唇边的小痣。

“因为我们家的Jun不乖了呀,我一直忍着自己的欲望,那霸占你的全部的欲望,你知道老师我有多辛苦吗?”樱井翔用低沉的嗓音说道。然后将脸埋进了松本润的颈窝,贪婪的吸取着松本润身上特有的且让他兴奋的味道。

“老师……你在开……玩笑……吧……我是……松本润,我是……你的学生啊,老师……你怎么了……”松本润的声音颤抖着,一部分是出于内心的恐惧,另一部分则出于樱井翔在自己颈窝处呼出的气息很痒,让他忍不住颤栗。

樱井翔将左手移到了松本润的后脑勺,突然一把抓住了他后脑的发丝,将松本润的额头紧紧抵住了自己的额头。“你知道吗,Jun,我都快被你逼疯了,你一切的一切,我都想要。你是我的,但是你为什么还要和相葉君每天在学校里目无旁人的那般亲昵呢?你只能是我的啊,松本润你TM是我的啊!”

樱井翔又突然大声的吼出:“谁允许你和别人那么亲密了的!”突如其来的巨大声音将松本润吓得睁大了眼睛,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几近疯狂的人。“唔……”突然樱井翔就吻住了松本润的双唇,灵巧的用舌头撬开了松本润的贝齿,滑入他的口腔之中,如一头饥渴的饿狼吸食着松本润嘴中所有的甜蜜。安静空间里回荡着唇舌交错的声音。

一个吻结束后,嘴唇分离的瞬间带着些许银丝。樱井翔的眼神透露着一丝淫糜和贪婪,视线仍停留在松本润的双唇上,松本润则因不熟悉激吻而缺氧,身体起伏着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。

樱井翔抬起手,轻轻的拂过松本润的眉头,指尖扫至眉尾又缓缓滑向松本润光滑白皙的后颈,整个过程让松本润感到全身都像是蚂蚁在爬,啃噬着自己,很痒却又带着难以启齿的快感。樱井翔用双臂把松本润颤抖着的身躯牢牢的圈在自己的怀里,性感而低沉的嗓音又一次吐出一个个危险又挑逗的字眼:“Jun,你要乖乖的哦,你是我的天使,遇见你是上天给我的馈赠,拥有你是上天给我的使命,你应该听我的话,我可是你一个人的樱井翔哦,如果你不听话的话,那我就让Jun……”樱井翔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把嘴唇贴近了松本润的耳垂:“坏掉哦!”

“樱井老师……”松本润怯怯的抬头看向樱井翔,他的声音中带有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慌和畏惧。


(脑洞而已,稳!)

Tryin' to be cool.

Tianmen Mountain_Red Way_Hope

Eight

这世界一定有纷繁的诸多宇宙,都藏在你的眼睛里。你把它们当成诱惑的把柄,迫使我坠入,而后关上了出逃的门。

而我呀,在你的宇宙中漂浮着,像是不着边际的梦游,摇摇欲坠的旅行着,没有尽头。

一生长短在你心里都如白驹过隙,眨眼就成了永远。自始至终都知道你是一个遥远的想念。可没有更好的想念之前,你永远是最好的安慰。

Seven

伤口愈合,伤疤结痂,还是痛。


我骄傲的面对未知的一切。未知的人,未知的事,未知的世界。我疑惑,为什么我所认为的总不是本质上的。


逃避总不是解决的方法,可我愿一个人,做一只折翼的飞鸟,不去因为自己而伤害任何我所在乎的。


软弱无能,讨厌的词汇,却是总适合于我的形容。抱紧抓紧那些不属于我的,抱不住,抓不住,只因终归不是我的。


池塘中黏腻的水藻将我困住,透不过气,挣扎是唯一解救自我的方法,殊不知,越是苦命挣扎越是身心疲惫。直到窒息,才会明白,我的傻我的错。


坚强太难,我学不会,总是,学不会。


Six

一本书,一部相机,一个钱包,几件简单的衣物,背上行囊,我想去远方。


离开喧嚣,放下心事,丢掉压力,逃离到羁绊着前世的地方。去抚摸古老的石砖,去呼吸清新的空气,去听听被风掠过所发出的风铃声,叮呤叮呤。就如这般,靠近最纯洁的灵魂。


心贴心,向前世诉出苦涩的心境,许下无言的承诺。


我要好好的。阳光还是会触碰我的脸颊,双眼还是能看到美好的风景,双耳还是能听到万物发出的声响,肉体和灵魂还是会带我去某个地方,一个人狂欢,不孤单。


远方的远,我在地图上标下所有想去的地方,做一个流浪者。寻前世之念,觅今世之欢。就这样去流浪。